《纳垢》(bl虐文慎入)01

修改了一下,续写了几千字,重新开始发。
篇名:纳垢
怎一个虐字了得。

01人间炼狱
他的一天从寅时被一桶冰冷的盐水泼醒开始。
在那之前,他都是赤身露体跪伏在一个狭小的铁笼内。那铁笼的长度让人无法伸直腿平躺,高宽两尺有余,不能跪靠不能挺身。当然他也不被允许平躺或者蜷缩,他这仅有的休息时间也必须维持着一个固定的屈辱姿势。
他的腰要低伏,臀部则必须高高翘起贴在铁笼的上壁,他的双腿膝盖跪地同时要敞开一个极大的角度,两脚分别抵在铁笼后部两角,直到禁锢双脚脚踝的铁链能够绷成一条直线。这样他下身最私密的部分才能让人一览无遗。
他私处的毛发因为长年涂抹一种药水而不再生长,他的分身后庭都毫无遮掩的暴露着。那隐秘的小穴里插着一根粗糙的木棒,露出半寸在穴口之外,随着他身体的轻轻颤抖,从穴口与木棒之间的缝隙内偶而会溢出红白相间的污浊液体。
他的股沟上深深嵌入一枚铁环,环上引出一段寸许长的细链,链子的另一端挂了一段白色的狐尾。这狐尾被人拉出铁笼,让狐尾前端那段细链子在铁笼顶部一根铁棍上绕了个圈,结成一个扣。只有他把臀部紧紧贴上铁笼上部,才能让股沟上的铁环少吃几分力,减缓撕扯骨骼皮肉的痛楚。
他的玉茎根部紧紧箍着一枚铁环,生有倒刺,禁锢着他的欲望。他的玉茎顶端穿过狭小的铃口嵌着一个小铜铃,玉茎颤动的时候铜铃会发出淫靡的响声。铃口内则插着一根牙签堵住尿道,让他无法小解。他的玉茎上在靠近顶端的部分,还嵌了一枚铁环扣,环扣下吊着一个半寸见方的铁片坠子,坠子正反面刻了两个字“贱”、“奴”。
这枚铁环扣上还系了一条细细的寒铁链子,别看细,这链子却十分坚韧,寻常的刀剑根本砍不断。这铁链的另一端连在他双乳之间的寒铁链子上。他的双乳同样都有铁环扣穿透,中间以寒铁链子相连。这些细细的铁链子长度很有讲究,通过调节搭接处的机关,能让他的玉茎和双乳长时间维持着挺立的样子。
他的双手手腕上也锁着铁链,这铁链的长度可以围过他的腰间,使他的双手刚好能够被反绑在身后。在禁锢他手腕的铁环扣上还分别引出了一段细细的寒铁链,这细链穿透他的双肩,另一端延伸到他的双脚。
他双脚掌心分别被铁环穿透,铁环露在外边的部分有一指粗细,半径有寸许长,比脚跟突出一些,使他根本无法站平直立。这铁环上可以锁许多链子,包括那穿透双肩的寒铁链,也能坠上铁球等重物。通过调节锁在其上的各种铁链的数量和长短,可以将他的身体固定在特殊的型架上,弯折成不同的角度,摆出各种羞耻动作。
相对于那些撕扯皮肉扭曲筋骨的动作,他现在这种屈辱的跪伏姿势基本上已经算是很好的休息。昨晚他甚至有几分庆幸,因为他脖子上那个铁环的链条没有被恶意地吊起,这样他可以用头和肩膀轮换着支撑在地面,让上身和颈项略微放松,昏睡得更沉,醒时肌肉的酸痛之感也在习惯的范围
已经入冬,一桶冰冷的盐水泼在身上,让他刺骨寒凉,身上那些绽裂的伤口也因为盐水和冰冷的刺激,附加更多的痛楚,使他从昏迷中迅速清醒。
有人解开了笼子顶部那条狐狸尾巴,打开了笼子前部的栅栏,揪住他的头发或者脖子上的链条大力向外拽,同时喝斥道:“贱奴,该起了!”
他深吸一口气,活动僵硬的四肢,因为双手仍被反绑不得用,他一般会以肩膀着地,屈伸收缩躯体,像条虫子一样努力从笼子中蠕动出来。如果他自己没有力气爬出来,就会被他们像拖死狗一样拽出来,外加一顿不轻的拳脚踢打,以发泄他们的不满。
接下来,他的头会被按入一桶冷水,直到他窒息地挣扎,才会被人揪住头发,拎出来。当他张嘴咳水喘息的时候,会有几个男人的分身轮流捅入他的口中,直抵他的咽喉。
“贱奴,好好伺候!”
他便艰难地吞吐着他们散发着腥臊臭气的欲望,让他们在他的口腔中肆虐。他们满意后会将污浊的液体射在他的口中或者脸上。
他们轮流发泄完了才会倒出一碗稀粥,放在他面前。这碗稀粥除了隔夜的馊臭还混了苦涩的药渣,那是他在这一天中能获得的唯一食物。他必须抓紧舔食干净,稍慢一些他们就会因为不耐烦而踢翻粥碗开始别的花样折磨。比如将稀粥倾倒在地上,掺一把沙子或者辣椒粉,有的时候也许撒一泡尿和成泥,再按住他的头让他舔食干净。
吃完这些经过特殊处理的食物,他的双手才能从反绑的状态中解脱出来,支撑住上身。这样的姿势有利于他在接受例行鞭打的时候,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不倒下。
每天他都要接受三十鞭的例行鞭打。
十鞭打在脊背上,十鞭打在臀部,最后十鞭打在他的大腿内侧。
随着鞭子落在他赤裸的身体上,他必须用极恭敬的语气虔诚地报数:“一,谢谢您的赏赐。二,谢谢您的赏赐……”
如果他因为疼痛难奈无法出声,那么这一鞭就不能作数,执鞭人却不会停下,直到他能按顺序报出正确的数字。
脊背上的十鞭往往让他皮开肉绽,鲜血飞溅。而臀部和大腿内侧的十鞭会形成交叉的红痕,不破皮,淤血在皮下,疼入肉里。尤其在大腿内侧挨鞭子的时候,鞭梢经常会故意扫在他下身玉茎或者红丸上,让那最脆弱敏感的地方火辣辣的痛。痛到他窒息无法出声,于是往往大腿内侧他都会额外多挨上数鞭,才能完成例行的鞭打。
例行鞭打结束后,会有人喝斥道:“贱奴,自己清理你肮脏的下身。”
他跪爬两步,进入一旁的青石水槽。水槽大约两寸深,由青石砌筑。这时水槽内还没有放水,他需换成仰躺的姿势,用刚刚挨完鞭子的臀部和后背受力支撑,脚跟收回贴着臀部,小腿紧贴大腿,在身体两侧张开最大的角度,将下身隐秘的部位完全展现出来。
他再慢慢弓起上身,让自己的手能够摸到自己的下身,熟练地从玉茎端头取出牙签,当众小解在水槽内。有时他还会被要求自己套弄玉茎,直到那端头溢出一些稀薄或者混着血丝的混浊液体才能停下。然后他摸索着攥住后穴外露出的那段粗糙木棒,一点一点将木棒抽出,排出昨夜留在体内的各种污秽。
他们会强迫他将青石槽内,他自己排出的尿液和污秽之物用嘴舔干净。这时才会用铁链勾住他脚掌上镶嵌的铁环,将他头朝下双腿分开,身体倒吊在水槽上方,在他的后穴内插入中空的竹管,灌入清水。等他小腹鼓胀,再猛地放开悬吊的铁链,让他跌在水槽内。他们会殴打谩骂,逼他挣扎爬起跪伏在地上当众排出后穴的污水。如此往复一遍遍盥洗,直到他体内只能留出清水为止。
除了体内的盥洗,还有体外的清洗,他们的动作从来都是粗暴的,将他按在水槽内,就像为死鱼刮鳞一般,用毛刷和粗布巾刷洗,丝毫不在乎他满身绽裂的伤口。
清洗结束后,他们会将一根特制的粗皮棍塞入他的后庭,直没入顶端,捅到他体内最深处。这根皮棍常年浸泡在一种药水里,这药水浸入后庭,会让人感觉麻痒涨痛,只有不断扭动吞吐使皮棒摩擦内壁,才能略有缓和。
他们牵着他脖子上的铁链,将他带出地牢。他四肢着地,双腿分开,臀部翘起,像狗一样爬行。到达下人院子,他脖子上的铁链将拴在茅厕旁的石柱上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耽美虐文

Author:耽美虐文
这里的文章,大多虐心虐身,血泪俱下。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寻栏
RSS连结
连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