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纳垢》(bl虐文慎入)03

03金殿悲欢
雕梁画栋的金殿之上,笙歌燕舞。正值除夕前夜,皇帝特设私家御宴,将皇室宗亲贵族邀入宫内,并协得宠的嫔妃皇子数人共聚一堂,同庆岁末。
皇帝秦源居中正首而坐,身旁是锦衣华服端庄秀美的皇后杜氏,左右两列按照宗室辈分,嫔妃等级一一落座。众人基本都是满面欢容,唯有左列末位坐着一家三口,容颜憔悴,目露忧虑之色,与整个金殿上的喜悦气氛格格不入。
这三人中年约四旬头发斑白的男子正是顺王李颉,他身旁落座的憔悴女子是顺王妃何氏,还有一名二十岁上下的俊秀青年,正是顺王世子李佑天。
若干年前这金殿这皇城这方圆千里数百城池还是李家的国土。那时国号为舜,是割据天下十二国中实力不弱领土辽阔的富庶大国。
八年前风云突变,与舜国相邻的最大国齐国发生内乱,正当周边国家觊觎齐国领土之时,荒蛮小国秦国异军突起,左右周旋,利用别国对齐之贪欲合纵连横,竟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吞并了齐国领土。秦王励精图治,麾下铁骑勇猛无敌,以吞齐后的疆域为基础,不断扩张,先后灭掉周边三个小国。
四年前,秦王攻入舜国都城,见舜国皇城宫殿巍峨,京中富庶远比齐国更甚,于是迁都至此,举行浩大的祭天仪式正式称帝。
此时天下十二国已有六国并入大秦版图,余下的六国,若论单国之力哪一个都比不上大秦的强盛。
秦帝灭舜国之前,以硬攻之法占领的他国城池,破城后都用的是屠灭之策,杀光城内原本的居民,将财物房屋奖赏给有功将士,或者划出一部分配给早先投降归顺愿意当秦人的子民。
舜国君王自知兵穷将弱,无力抵挡秦国铁骑,为保都城子民性命,最终选择开城投降献出玉玺向秦称臣。秦帝在称帝后,为收揽民心,加封原舜国君王李颉为顺王,准许其长子李佑天袭世子位,将顺王一家软禁在京郊鹿鸣山的行宫。而原本舜国的皇室其余成员,都象征性地赐了封号,实际被军队押送流放到千里之外秦国原本的荒蛮之地。据说能活着到达所谓封地的人不足一成,今生再无望回到帝都。
秦帝饮了一杯美酒,瞥见顺王闷闷不乐,戏谑道:“李颉,你愁眉不展是否在思念朕的爱妃周氏?”
顺王闻言一惊,手中酒杯掉落在地,惶恐答道:“臣不敢。”
秦帝笑道:“无妨,天下人皆知朕的爱妃周氏原是你顺王的美人。”
顺王额头冒出冷汗,跪拜伏地,不知如何答话。
秦帝却轻击手掌,吩咐道:“来人,传莲妃周氏上殿。”
片刻后,宫人搀扶着一位大腹便便的宫装女子上得殿来。那女子已过妙龄,大约三十岁上下,拥有倾国之貌,虽身怀六甲,举手投足间却飘逸优雅,宛若天上仙子忽落凡尘。尤其特别的是那女子的双目,眼神清澈纯净,仿佛不知世事的婴儿。
那女子目不斜视,徐徐走到秦帝面前,翩然施礼。拜到一半,秦帝就说道:“爱妃正怀着朕的龙种,那繁琐礼节都免了吧。朕本想让你安心养胎,又怕你寂寞无聊,才叫你上殿看一看坐一坐。你若觉得吵闹不喜,也无需等宴会结束,可以随时离去。”
“臣妾谢主隆恩。”那女子按照旁边宫人提示勉强说完这正经的句子,忽然露出纯真笑容道,“源哥哥,我坐到你身边好不好?我想与你玩扮家家酒。”
这样的语气神态,与她的年纪身份形成鲜明的对比,众人却见怪不怪。
四年前李颉的爱妃周氏被强行捋入秦帝寝宫,周氏为保名节撞柱寻死,被救活后脑子出了毛病,退回到五六岁的孩童智力。秦帝让人编了一套谎言,对周氏说两人是青梅竹马的情侣,加封周氏为莲妃,宠爱非常。秦帝严令所有知情者不得对莲妃吐露实情,违者诛灭九族。
看着昔日爱妃被秦帝拥入怀中,顺王唯有将屈辱的泪水吞入肚内,强颜欢笑。
皇后杜氏主动向后挪了挪位置,让莲妃能更好地在秦帝怀中撒娇。不过杜氏看着莲妃的眼神里藏着轻蔑冷笑,怨恨之色根本无法掩饰。
莲妃为秦帝斟满酒杯,欢笑满面情意绵绵递到他的唇边。秦帝心中大快,饮了酒,朗声道:“昔年天下间曾流传一则预言,周氏莲女与帝王之子,可得天下归心。朕的莲妃马上就要为朕生下麟儿,朕一统天下指日可待。”
莲妃毕竟临近生产,她在过去的四年中怀孕三次,前两次都莫名流产,这第三胎,秦帝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才保下来。他不敢让她劳累,也怕殿上嘈杂,搂着她看了一阵歌舞,就温言将她劝回寝宫休息安胎。
莲妃走后,长夜刚刚开始,金殿上的宴饮暂时告一段落。
秦帝摆摆手,驱散了歌舞乐姬,打了一下响指。立刻有宫人下去通传,宣陈公公带着那套精心准备了四年的特别节目上殿,为大家表演助兴。
秦帝冷笑着对顺王说道:“李颉,朕忽然想起,你与莲妃生有一子,今年该有十四岁了吧?朕一向不爱滥杀无辜,当年没取他性命,将他贬为贱奴,又念及你们父子之情,特准他在顺王府内调教。恐怕陈公公为他设计的课程很是繁忙,你们平时也无暇见面。朕听说今日他准备了精彩的节目,将为大家当场献艺,你们父子兄弟正好可以借机联络一下感情。”
顺王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如纸,他惨笑谢恩,双手在袖中紧握,指甲深深刺入肉终,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顺王府内绝大多数仆从侍卫,都是由秦帝选派的秦人充任,他们骄横跋扈,对有名无实的顺王一家根本就不放在眼里。
顺王的实际行动范围被严格控制在主宅院落之内,虽然日常供奉,吃穿用度在秦帝的特意关照下丝毫不减,但顺王的精神饱受折磨。尤其当顺王得知自己最宠爱的小儿子李佑晴,那个曾经被认为是舜国第一神童的孩子正遭受怎样的摧残凌虐之后,他几乎崩溃。他尝试过自杀,被人以妻儿性命威胁才放弃寻死的念头。那之后他日渐憔悴,满头乌发一夜斑白,几乎是日日以泪洗面,魂不守舍。
陈公公率领四名太监,抬着一个蒙着红布的长方形物体走入金殿。
跪拜行礼后,四名太监揭开红布。众人于是看到一个特殊的铁笼。
铁笼内有一名赤身露体的白发少年,用一种极屈辱的姿势跪伏在地。
当顺王看清铁笼内的情形后,一口鲜血喷出,倒地昏迷。
秦帝特赐醒神良药,让人喂入顺王口中,强迫他保持清醒,这才挥手,让陈公公将那白发少年牵出铁笼,开始正式的表演。

trackback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-

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耽美虐文

Author:耽美虐文
这里的文章,大多虐心虐身,血泪俱下。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寻栏
RSS连结
连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