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纳垢》(bl虐文慎入)04

04御宴戏奴
陈公公先对众人一一讲解那白发少年身上的各种精巧的禁锢。
与往日这贱奴在笼内休息的时候略有不同的地方,一是他嘴里被塞了一颗藤编的小球,那球的大小使他的嘴恰好无法合拢,他努力含着藤球,口水便时不时从他唇角滴落,如细丝线一样,闪过诱惑的光芒。另外他的后庭没有塞粗木棒或者皮棍,而是另藏玄机。
当陈公公拎起那与股沟上嵌着的铁环相连的白色狐尾时,秦帝突然问道:“这是狗尾么?”
陈公公毕恭毕敬地讲述了那狐尾的来历。
秦帝又问道:“这人身狐尾的畜生是公是母?”
陈公公答道:“这贱奴该是公的,却与母狗一样的习性功效,甚至比母狗还要淫荡。除了日日需要被男人爱抚填充,这贱奴的淫穴与母狗不同之处,还能生蛋。”
秦帝一听来了兴致:“这贱奴居然会生蛋?他不是公畜生么?”
陈公公从腰间解下羊皮鞭,狠狠抽在跪伏在地的贱奴臀部,命令道:“贱奴,表演生蛋给大家看看。”
那贱奴因鞭打的痛楚身体轻颤,他的双手此时已经从反铐在身后的姿势暂时解脱。
他当众摆出一个个羞耻的姿势,比如高抬臀部扭动腰肢,比如仰躺在地双腿张开露出下体,每变换一个姿势,就从下身的小穴内排出一枚圆润的鸡蛋。塞入他体内的鸡蛋都是生的,如果用力不均,或者掉落在地就会摔破。他必须缓慢均匀地收缩穴口,扭动腰肢,将深埋在体内的巨大异物一点点挤出来。有时鸡蛋因为他必须摆出来的羞耻姿势而卡在体内,无论他如何用力半天都无法移动一分,他只能自己用手撑开后穴,摸索着伸入手指,小心地扣挖,将鸡蛋稍稍挪一挪位置再继续。
秦帝会故意说没有看清,陈公公就把那贱奴好不容易从后庭排出的鸡蛋又塞回他的小穴,勒令他再表演一次,重复刚才艰难的动作。
等到六枚鸡蛋都顺利排出,陈公公才介绍道:“这就是奴才让这贱奴准备的第一个节目:搔首弄姿,贱奴生蛋。”
秦帝原本以为从那贱奴后穴中排出的鸡蛋会有异味,却只闻到一股奇特的香气,不免啧啧称奇。
陈公公得意地解释道:“奴才特意寻访名家配制了一种药方,每日让这贱奴饮用浸泡。坚持两年,这贱奴的身体就变得异常敏感,一日不伺候男人就会饥渴难耐。同时这药水可以使这贱奴通体散发异香,香气有催情作用,他被人操得越狠,香气就会越浓烈。就连他流出的血汗都带着这种香气。”
“那可真成了尤物。”秦帝夸赞了一句,又问道,“下一个节目是什么?”
陈公公回答道:“启禀陛下,这贱奴表演的下一个节目是:裸骑木马,淫奏琵琶。”
接着有一名小太监拉着一辆木质四轮车进入金殿。这轮车上部雕刻成小马的造型,背上设置一个特殊的马鞍。马鞍上竖起一根粗如儿臂的木柱,那纹路造型如同勃起的巨大男根。马鞍两侧垂着一对木刻马蹬。这木马下部装了四个轮子,拽着马嘴中引出的绳索,可以向前移动木马。随着木马移动,马鞍上的木柱会上下起伏前后摇摆,马蹬也按照一定的规律滑动。应该是木马内设有精巧的联动机关控制。
陈公公介绍道:“这是奴才请能工巧匠制造的机关木马。除了牵引能让木马前行,行得快则马鞍上的木柱就动得快。如果使人坐在马上,踩动脚蹬,这木马还可以自己行走。”
两名太监将那贱奴从地上架起,将他下身的小穴对准马鞍上的木柱狠狠按下,直到木柱完全没入那贱奴的身体才松开手。那贱奴痛得想要呻吟惨叫,却因堵住嘴的藤球,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咽。
他因为连接双脚脚踝上的锁链长度有限,只能以膝盖卡在马蹬上,小腿向上翘起,双脚贴着臀部,让铁链搭在马鞍上,维持着上身挺立。有一名小太监取了一把琵琶交入他手中。他开始弹奏时下勾栏院中流行的靡靡之音。
陈公公拉住木马的缰绳,在金殿内转了一圈,步速时疾时缓,那贱奴被插在马鞍之上,忍受着体内木柱的肆虐带来的无尽痛楚,努力维持着弹奏不出错。
陈公公松开缰绳,命令道:“贱奴,自己骑马走一圈。”
于是那贱奴只能自己以膝盖用力催动马蹬上的机关,这样身形晃动,使那木柱陷入体内更深。那木马每前行一寸,他都将忍受比刚才加倍的痛楚折磨。此时他的双手已经无力拿稳琵琶,再也弹不出像样的曲调。
不过秦帝的兴趣也不在听曲,他享受的是看那贱奴羞耻淫荡的痛苦模样。这个节目让他很满意,决定长期保留,将来每天都让这贱奴骑着木马在宫内行走一圈。
陈公公受到褒奖,面露喜色,继续介绍第三个节目:“陛下,奴才还让这贱奴准备了一个节目,叫做:鞭下烹茶,缚手吹箫。”
陈公公让人将那贱奴从木马上拔下来,见他后穴涌出血水,就取出那根浸过药水的皮棒塞入他的后穴,直抵他体内最深处,封住那已经被马鞍上的木柱折磨得无法自行合拢的穴口,免得弄脏了金殿的地面。
一名小太监取来一套茶具,摆在那贱奴面前的地上。
那贱奴艰难地抬起臀部,以膝盖着地,将双腿敞开到最大的角度,然后用手肘支撑上身,腾出双手开始专心致志地烹茶。
在那贱奴烹茶的时候,陈公公则用皮鞭抽打在那贱奴的大腿内侧,偶尔也会扫过他下体脆弱敏感的部位,引来一阵阵明显的战栗。
然而无论下身正遭受怎样的折磨,那贱奴烹茶的动作始终没有停止,有条不稳地进行,直到沏成一壶香茶。
陈公公将那盛满滚烫茶水的茶壶,还有几只斟满茶水的茶杯一一摆放在那贱奴背上,用羊皮鞭赶着他爬行,为宾客们送去香茶。他必须在爬动过程中努力维持着身体平衡,忍受着茶壶的灼烫,不使茶壶翻倒,茶水从杯中溢出。
等壶中茶水饮尽,他背上已被烫伤大片,痛楚难耐。
秦帝问道:“刚才已经见过那贱奴弹琵琶,演奏技艺稀松平常,这烹茶的技术却不错。但不知他如何缚手吹箫?”
陈公公解释道:“这贱奴吹的自然不是普通的箫,而是男子下身那物件。”
秦帝大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,那么朕要为他找一根合适的箫才行。朕素闻顺王世子年少体健,能夜御十女金枪不倒,不如今日让这贱奴伺候一下,看看世子是否真如传闻般勇猛坚挺。”
顺王世子李佑天面色惨白地从座位上站起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行礼谢恩,没再多言,走到那贱奴身前,自行撩起下身衣襟,解开裤带。
陈公公已经取下那贱奴口中的藤球,让那贱奴跪直身体张开大腿,展露下身私密的部位,再用锁链穿过那贱奴脚掌上嵌的铁环,将他双手反绑,使他双手双脚拴在一起。
仅仅是维持这样的姿势跪着什么也不做就会相当吃力,那贱奴还必须仰着头,仔细地舔弄顺王世子的欲望,将那硕大的分身一点点含如口中,卖力地吞吐,以期那坚挺早日释放,他才能得到片刻解脱。
秦帝却说道:“李佑天,你若能坚持一柱香的时间不射,朕就准那贱奴每月与你们父子团聚一日。不过遂了你的心愿只能证明那贱奴嘴上功夫还不到家,日后他要更加倍练习才行。”
李佑天对秦帝的话恍若未闻,只低声对那贱奴说道:“小弟,哥哥对不起你。”
那贱奴闭上双眼,淌下两行清泪,嘴中吞吐动作不敢稍停,舌头却放过了李佑天分身上敏感的部位。
这样坚持了整整一炷香,等香燃尽灰散无形,李佑天才射在那贱奴口中。

trackback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-

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No title

后面的呢?!e-413

等待许可的留言

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

等待许可的留言

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

等待许可的留言

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
自我介绍

耽美虐文

Author:耽美虐文
这里的文章,大多虐心虐身,血泪俱下。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寻栏
RSS连结
连结